来看一部追踪被盗手机的记录片《Find My Phone》

来自荷兰的电影系学生安东尼·范德梅尔曾有过手机被盗经历,他精心设计了一场追踪手机盗贼的戏,并把其拍摄成了记录片《寻找我的手机》。

来自荷兰的电影系学生安东尼·范德梅尔(Anthony van der Meer)曾有过手机被盗经历,他的iPhone被偷后,就算用苹果手机中的Find my iPhone服务也没用,小偷早就把iPhone中的SIM卡换掉并下线。即使报警也是石沉大海,无法失而复得。由此,面对这个大多数人都可能会碰到的遭遇,安东尼非常好奇:到底什么样的人会偷手机?这些手机最终会到哪儿?带着这些疑问,他精心设计了一场追踪手机盗贼的戏,并把其拍摄成了记录片《寻找我的手机》。

准备

安东尼利用一部HTC One智能手机,安装了手机监控软件Cerberus。为了不让小偷发现,安东尼还特意更改了Cerberus的APP名称。

Cerberus的工作机制分为系统端和用户端,即使用户端数据被删除,系统端仍有备份数据。监控者通过系统端,利用手机接入互联网和短信命令(SMS Commands),对安装有用户端的远程手机进行监控。Cerberus可以实现对目标手机的持续监控跟踪,除非手机软件升级或安装新的操作系统。  

故意让手机被偷

安东尼尝试各种场景,想办法让手机成为小偷的下手猎物,最终,在阿姆斯特丹地铁中,这部装有监控软件的HTC手机“成功”被盗。而据报道统计,阿姆斯特丹平均每天会有17部手机遭窃。

追踪被盗手机

手机被偷后,安东尼利用监控软件开始追踪小偷。他对远程手机进行定时拍照、录音、录像和定位操作,并记录下手机通话来往、短信和网络浏览缓存,慢慢拼凑出了小偷的生活轨迹。所有这些过程被他剪辑成20分钟的短片《寻找我的手机》(Find My Phone)。

尾声

安东尼借助手机监控软件准确定位到了小偷,甚至还和小偷有面对面的机会,但最终,他还是没敢上前要小偷归还手机,决定任其“放任自流”。本片在记录被盗手机行踪的同时,也向人们展示了手机监控软件对个人隐私强大的入侵功能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安全快讯

这届骗子不行,真的!

2020-3-5 0:40:44

安全快讯

ODNI最新报告:干涉美国大选的黑客活动就是普京“下令”发起的

2020-3-5 0:40:53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